切換城市
4000-119-388 注冊 登錄
登錄 注冊

使用微信,掃描二維碼登錄

使用其他賬號登錄

忘記密碼

輸入圖形碼

取消
關注二維碼
  • 深科信手機版

    深科信手機版

  • 深科信官方微信

    深科信官方微信

  • 深科信官方微博

    深科信官方微博

申請免費項目評估

取消

當前位置:政策資訊 > 企業課堂 > 南存輝:企業如何在每個岔路口做正確的選擇

南存輝:企業如何在每個岔路口做正確的選擇

時間:2019-09-25 16:44 瀏覽:397

  說起正泰的經營之道,其實我也沒有什么秘訣。我只知道,水要燒到100℃才會開,如果你燒到99℃,就撂下它另起爐灶,新的一壺還沒開,原有的就已經涼了。


  創業是一個如履薄冰的過程。

  40年來,我遇到過無數岔路口,要站著走下去,必須時刻保持警惕,保持危機感。創業路上,既有高光時刻,也曾遇到低潮。年輕的時候,我一直在問自己,什么是變,什么是不變。后來,我漸漸領悟到,唯一的不變就是變。歷史經驗告訴我們,每次伴隨危機,總是會出現新技術、新的產業革命,從而推動新一輪的經濟發展。企業能走多遠,就看我們如何出題、如何解題,又如何堅定信心、化危為機、危中抓機。

  面對制度困局 ,吹響股份制改造號角

  早在1994年,正泰步入集團化運營,開了溫州地區之先。當年吸納了30多家成員企業,到了1999年更是達到48家。在初嘗規模化效應的同時,“企業多、難管理,法人多、難治理”的弊病開始凸顯。

  由于成員企業各自訴求不同,利益主體不同,對于產權變革難以達成一致。有些成員企業將不是指定的產品也貼上“正泰”標簽以次充好,賺了錢是他們的,砸了牌子是正泰的;有的企業做假賬騙取利潤,有的不按集團統一規劃投入技改。集團、集團,卻是“集而不團”,這個問題一直困擾著我,可以說,集團化運營已到了關鍵節點。

  之前,我有幸和經濟學家周其仁先生有過幾次面談。周老也曾提醒過我:企業法人多了不行,會內亂,要“削藩”!


  一語驚醒夢中人。

  1999年7月9日,在雁蕩山景區的一個會議室里,48家正泰的成員企業圍繞產權合并,整整討論了3天。當時誰也不知道到底什么時候可以下山,大家有約在前:討論不出結果,誰也不許下山。

  為了這次會議,大家都費了不少心力。會前廣泛搜集問題充分討論;會上請來專家解讀行業方向;其間,讓幾個大公司總經理圍繞管理模式和組織機構設置擺擂臺做“15分鐘演講”。激烈的“頭腦風暴”后,大家形成共識,產權合并的變革勢在必行。

  但新的問題擺在眼前:成員企業結構如何合并,合并后如何確定各自的股權比例?這些容易引起內耗和爭奪的問題,我們沒有經驗,就請來專家顧問反復討論,最終拿出了一套股權占比方案。產權合并平穩推進,原先的成員企業相繼變為正泰控股企業,法人變股東,集團管控得以強化。

  集權分權之爭,家族企業之累,這些都是民營企業在成長中必經的煩惱。在實際的探索中,我漸漸發現,家族企業的一個致命弱點就是無法更多更好地吸納和利用優秀外來人才。因此,我決定把幾個創業股東控制的核心資產拿出來,進行股份制改造,推行股權配送。

  就這樣,正泰的股東由原來的10個,增加到100多個,個人的股份下降至20%多。通過管理入股、技術入股、經營入股的方式,吸收誕生了數十位“知本”型股東。善于分享財富以聚天下英才,這是值得的。



  遭遇產業逆流 ,看準方向不輕易放棄

  2009年底,我們召開了一次董事會,但那次董事會的氣氛不是一般的凝重。這次會議事關集團已投入近20億元的薄膜太陽能電池產業何去何從。

  那時,全球光伏產業正如“過山車”般跌宕起伏,市場由“火”到“冰”。正泰的薄膜技術雖高,但成本下不來,逐漸喪失了競爭優勢。從2009年1月至4月,公司光伏組件銷售量同比增長35%,銷售額卻同比下降28%,利潤更是微乎其微。

  這一年的國慶節前,我們還在動員大家加班加點生產,結果,節后大部分客戶卻取消了訂單,工廠幾近停產。那段時間,全球的光伏行業紛紛緊縮投資準備過冬,不少股東也提出了類似的想法。

  一系列的事情把我推到了關口。如不及時調整,后續發展可能會遭遇想象不到的困難。

  在年底的這次董事會上,我提出繼續在新能源領域追加投資的想法。當即有不少股東提議:及時止損,就此收手吧。這些錢不如投到房地產市場上,隨便要點地蓋蓋房子,就能賺一筆又大又快的錢。要知道,房地產大熱的時候,也曾有幾家大銀行聯合向我們授信超過百億元。

  我態度堅決,因為我心里非常清楚,房地產不是正泰的主業。當初選擇光伏產業作為企業轉型方向,也并不是我們拍腦袋跟風而做的決策。首先,這是國家倡導的;其次,決定做太陽能也是我們請國內外專家反復論證了五六年后的成果。

  大方向沒問題,但要用平常心去做。新技術、新產業的機遇很多,風險也很大,既要量入為出,也不能做短期投機,一定要有長期打算,不斷投入,不斷探索,既要大膽創新,又要穩步向前。新能源光伏產業符合社會可持續發展的方向,符合我們的產業發展理念,我堅信,只要我們堅定信心,困難是一時的,正泰一定可以堅持下去。

  因此,我提出了整合發展的跨越戰略:一是剝離薄膜制造車間,相關技術轉向高端裝備制造;二是充分發揮正泰全產業鏈和系統集成優勢,率先走向國外,投資興建太陽能光伏電站,形成“建電站收電費賣服務”的盈利模式。

  可喜的是,率先進行的電站投資和建設,也帶動了產品設備的銷售。隨著業務及商業模式的成功轉型,市場的回暖,光伏產業雖然競爭激烈,但前景看好。2016年底,正泰新能源板塊成功注入上市公司“正泰電器”,借助資本優勢,依靠創新驅動,正實現更大、更高的跨越。目前,正泰已在全球建立了500多座光伏電站,總裝機容量超過了4000兆瓦。

  35年前,正泰提出“求精求專”,這四個字也貫穿了我整個創業的歷程。創業以來,正泰始終圍繞一個“電”字加加減減,覆蓋了電力設備全產業鏈,涵蓋智能電氣、新能源、自動化、智能家居、孵化加速等五大領域,讓電盡其所能。

  說起正泰的經營之道,其實我也沒有什么秘訣。我只知道,水要燒到100℃才會開,如果你燒到99℃,就撂下它另起爐灶,新的一壺還沒開,原有的就已經涼了。

  來源:中國企業家


為您推薦

欄目導航

ag真人发牌是真是假